悠来游去的

    闺女上课的地方,路边有个简易铁皮房面馆。面馆养了只漂亮帅气的橘猫。十个橘猫九个胖,这估计就是例外那只,体态优美健硕修长,脸庞线条立体分明,真是只帅气的喵。还有只小一点的黑白花喵小伙伴,有着玉石似的眼睛,很黏人,敲敲窗户,就过来隔着玻璃,蹭你的手。
    去年秋天开始每周上课时,小叶子都要去看看喵。面馆只在中午营业,下课时铁皮房已经锁了门,关了灯。我就拉开一角的帘子,让小叶子垫着脚看看喵子们,我总说她,明明家里有喵,还要在外面吸猫!其实这点和我一样呢。有段时间花喵不见了,那时已是冬天,北方腊月很冷很冷的时。再然后橘猫也不见了。我告诉小叶子,铁皮房没暖气,喵喵们被带店主带回家养了。
    寒假过后,等到开春的时候,花喵回来了,小叶子和我都很开心。仔细看喵身上有伤,头上背上,伤痕触目惊心。那天面馆店主看似刚好不忙,我就搭了两句话问问。说是之前花喵不在家,是发情期,跑出去玩了,被咬伤了。要不是疼的不行,还不回来,现在已经在医院住了一段了,好了不少。刚回来时伤口发炎,严重极了,医药费花了几千块。
    那只大橘猫呢?我又问。
    它在便道上睡觉,便道上的车启动时没看见它,就被轧死了,可心疼死我了。老板娘如是说。
    我心里也是一紧,那么帅气的猫,可惜了。然后我赶紧转头拉着小叶子和她宣传注意安全,回避危险源的重要性,回家不忘数落自家的傻猫儿子一通。
    后来花喵的伤慢慢痊愈了,但最近没那么黏人了。叫它半天,它只是抬头看你一眼,就又躺下了,想摸它,它竟然亮了爪子,一下从软萌变的傲娇起来。
    老板娘说,它呀可能是有猫了,懒的很。
    拍了个照,突然感觉花喵这个神情好像基妹。不过这次是哥哥不在了。